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神论坛168 >

财神论坛168

《现代汉语词典》APP上线 李瑞英作标准普通话音频

发布时间:2019-09-07 浏览次数:

  北京青年报8月23日消息,8月22日,《现代汉语词典》APP在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隆重发布。《现代汉语词典》APP的出版历经了两年的研发时间,也是商务印书馆对数字出版动态和移动互联用户市场认真分析后的成果。

  活动现场,商务印书馆负责人展示了《现代汉语词典》APP的使用方法,并向现场读者介绍了《现代汉语词典》APP经典可靠的内容、强大的检索功能、便捷个性化的学习功能,以及智能化的知识服务等亮点。

  《现代汉语词典》APP在全貌呈现《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内容的基础上,依据《新华同义词词典》《新华写字字典》《通用规范汉字字典》等辞书内容开发了同义词反义词(10000多组)、同义词辨析(3000多组)、汉字动态标准笔顺(3500字)、字级等增值服务,邀请中央电视台著名新闻主播李瑞英制作了全词典69000个字词的标准普通话音频。

  和纸质词典不同,《现代汉语词典》APP不仅呈现拼音、部首等纸书检索方式,还新增手写输入查询、语音输入查询、摄像头组词查询等数字化检索方式。检索结果除了所查字词外,还同时呈现同音字、同部首字,以及同音词、顺序词、居中词、倒序词、相关词等。同时,APP实现了全文任意字词“即点即查”。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现代汉语词典》APP独创个性化“日习一词”功能,用户可以从分类词汇中选择学习范围,设定自定义学习任务,词汇学习更具针对性。精心整理的特色分类词汇功能,形成多种分类小词典,用户可进行词汇专项学习。“意义相关词”功能通过意义关联,帮助用户由一个词扩展到一批词,由单纯的查词拓展综合的词语理解与运用,达到语言学习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效果。

  据了解,在实现智能化知识服务方面,《现代汉语词典》APP开发了独具特色的智能词典助手功能,提供快捷查询功能,包括词语辨析、近义反义词、格式词语、词语/成语接龙、组词、部首、笔顺七个板块。格式词语板块涵盖了多达10种的特殊词语类型;接龙板块可以自动区分用户输入的是成语还是一般词语,相应进行成语接龙和词语接龙;游戏板块设置了语文生活中富有挑战性的易错词语学习游戏。APP同时实现数字版、纸质版一键切换,这一设计既免除用户对手机硬件的疑虑,也契合用户传统阅读纸书翻阅的情怀。

  另据了解,《现代汉语词典》APP的预购消息于上周公布。截至发稿时,已有20837位读者成功预购。

  它APP版的发布也是商务印书馆推动辞书的媒体融合、融媒辞书的编纂的重要尝试。

  今天网络搜索引擎大战已经开始,人们为什么还需要这样一个词典APP呢?

  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负责人孙述学,请他为我们解答这些问题。

  北青报:《现代汉语词典》APP有哪些纸质词典做不到的事情?

  孙述学:纸质版和APP版各有所长。纸质版《现代汉语词典》具有纸质书深度查检阅读、知识建构的优势,字典纸印刷能更好地保护视力,比较适合中小学生在学校使用。APP版的优点也很多,一是包含了纸质词典的全部内容,并在此基础上加入了语音、动画等很多媒体内容,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在文本处理方面的技术,在字词的检索、语义搜索等方面有很多亮点;二是查检更便捷、更快速,寓教于乐,加入了一些互动类的学习游戏,让我们的工具书使用起来更加有趣,让读者在娱乐中学习,充分利用课余、业余时间学习;三是整合了商务印书馆的部分工具书、数据库、图书资源,增加了很多学习功能模块,使工具书由查检工具向学习工具转变,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知识服务体系。

  北青报:《现代汉语词典》APP研发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孙述学:《现代汉语词典》被奉为圭臬,权威性和规范性极强;APP是数字产品,使用载体环境复杂,如何准确地传承传播纸质产品的权威规范内容,是一项难度较高的工作;如何充分发挥数字产品的优势,让语文的辞书由查检工具向学习工具转变,由图书向内容转变,产品向服务转变,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都是很困难的。

  北青报:你们预计《现代汉语词典》APP用户是哪些人群?

  孙述学:社会各界读者都可能是我们的读者和用户,尤其是中小学老师、学生及其家长;对语言文字要求更高的读者,如编辑、记者、科研工作者、公务员等。

  北青报:纸质版的用户是哪些人群?能否通过APP的一些特别的功能吸引除了纸质版用户之外的人呢?

  孙述学:纸质版也是这些读者,读者可以根据不同的使用场景、不同的时间使用选择适合自己的版本;因为更便捷,提供了更多的服务和功能,应该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读者购买。

  北青报:《新华字典》APP的研发给了你们什么经验或者教训?

  北青报:关于定价,目前《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APP定价98元,定价方面是如何考虑的?

  孙述学:定价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无论纸质版还是APP版的,我们都在努力让读者和用户以最低的价格使用到更高品质、更具附加值的权威工具书。

  北青报:今天辞书需要互联网,那么互联网需要辞书吗?

  孙述学:太需要了!通过搜索引擎勾连起来的互联网世界,是一个庞大的知识库,或许也可以视作一部辞书。虽然丰富无比,但也杂乱无比。即使是去查询规模小一些的网络百科,由于“开放编纂”,出于众手的百科词条,也会让你遇到真伪莫辨的难题。当你输入一个关键词,得到成千上万个结果,逐一阅读、辨别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有时会让你觉得,还不如去查检一部权威、科学、规范的纸质辞书。

  互联网给人的太多,使用者有选择的困难;辞书给人们更精准的知识,让人们获取知识更有效率。

  北青报:当《现代汉语词典》APP即将上线的消息传来时,也会有一些反馈,比如大家少有感到“惊喜”,倒是有人觉得它数字化的步子有些慢,对此您怎么看?

  孙述学:《现代汉语词典》APP用网友的话说,“千呼万唤始出来”。其实,商务印书馆在《新华字典》APP刚一发布,就开始《现代汉语词典》APP的研发,整体过程比较顺利。只是《现代汉语词典》的地位比较特殊,在开发完成后,商务印书馆又花了大量的时间精雕细琢。奉献给大家的《现代汉语词典》APP的功用比较多,我们希望大家在使用的过程中逐渐发现惊喜,以后不停的迭代更新也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新华字典》APP、《现代汉语词典》APP只是商务印书馆工具书知识服务的起点,只是商务印书馆辞书融合出版的一部分,我们还有很多工具书以及基于工具书的语言文字知识服务近期将要陆续推出,还希望大家密切关注。

  北青报:说到词典APP和搜索引擎的区别,很多读者会问,明明有搜索引擎,为什么还要专门安装词典APP?

  孙述学:由权威出版社出版的权威辞书的APP,比搜索引擎更权威、更专业、更有趣、更成体系,更适合广大师生、家长、学者、编辑记者、公务员等要求更高的读者使用。

  孙述学:不可否认,在线词典平台是词典的一种形式。最关键的是谁在提供内容、提供的内容是什么。《现汉》APP版除了提供《现代汉语词典》的内容外,整合了其他常用工具书、数据库、图书的资源,增加了功能模块,还有诸多人工智能的运用,这款APP不仅仅是一款工具书软件,而是提供知识服务了。

  北京青年报8月23日消息,8月22日,《现代汉语词典》APP在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隆重发布。《现代汉语词典》APP的出版历经了两年的研发时间,也是商务印书馆对数字出版动态和移动互联用户市场认真分析后的成果。

  活动现场,商务印书馆负责人展示了《现代汉语词典》APP的使用方法,并向现场读者介绍了《现代汉语词典》APP经典可靠的内容、强大的检索功能、便捷个性化的学习功能,以及智能化的知识服务等亮点。

  《现代汉语词典》APP在全貌呈现《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内容的基础上,依据《新华同义词词典》《新华写字字典》《通用规范汉字字典》等辞书内容开发了同义词反义词(10000多组)、同义词辨析(3000多组)、汉字动态标准笔顺(3500字)、字级等增值服务,邀请中央电视台著名新闻主播李瑞英制作了全词典69000个字词的标准普通话音频。

  和纸质词典不同,《现代汉语词典》APP不仅呈现拼音、部首等纸书检索方式,还新增手写输入查询、语音输入查询、摄像头组词查询等数字化检索方式。检索结果除了所查字词外,还同时呈现同音字、同部首字,以及同音词、顺序词、居中词、倒序词、相关词等。同时,APP实现了全文任意字词“即点即查”。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现代汉语词典》APP独创个性化“日习一词”功能,用户可以从分类词汇中选择学习范围,设定自定义学习任务,词汇学习更具针对性。精心整理的特色分类词汇功能,形成多种分类小词典,用户可进行词汇专项学习。“意义相关词”功能通过意义关联,帮助用户由一个词扩展到一批词,由单纯的查词拓展综合的词语理解与运用,达到语言学习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效果。

  据了解,在实现智能化知识服务方面,《现代汉语词典》APP开发了独具特色的智能词典助手功能,提供快捷查询功能,包括词语辨析、近义反义词、格式词语、词语/成语接龙、组词、部首、笔顺七个板块。格式词语板块涵盖了多达10种的特殊词语类型;接龙板块可以自动区分用户输入的是成语还是一般词语,相应进行成语接龙和词语接龙;游戏板块设置了语文生活中富有挑战性的易错词语学习游戏。APP同时实现数字版、纸质版一键切换,这一设计既免除用户对手机硬件的疑虑,摇钱树高手坛也契合用户传统阅读纸书翻阅的情怀。

  另据了解,《现代汉语词典》APP的预购消息于上周公布。截至发稿时,已有20837位读者成功预购。

  它APP版的发布也是商务印书馆推动辞书的媒体融合、融媒辞书的编纂的重要尝试。

  今天网络搜索引擎大战已经开始,人们为什么还需要这样一个词典APP呢?

  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负责人孙述学,请他为我们解答这些问题。

  北青报:《现代汉语词典》APP有哪些纸质词典做不到的事情?

  孙述学:纸质版和APP版各有所长。纸质版《现代汉语词典》具有纸质书深度查检阅读、知识建构的优势,字典纸印刷能更好地保护视力,比较适合中小学生在学校使用。APP版的优点也很多,一是包含了纸质词典的全部内容,并在此基础上加入了语音、动画等很多媒体内容,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在文本处理方面的技术,在字词的检索、语义搜索等方面有很多亮点;二是查检更便捷、更快速,寓教于乐,加入了一些互动类的学习游戏,让我们的工具书使用起来更加有趣,让读者在娱乐中学习,充分利用课余、业余时间学习;三是整合了商务印书馆的部分工具书、数据库、图书资源,增加了很多学习功能模块,使工具书由查检工具向学习工具转变,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知识服务体系。

  北青报:《现代汉语词典》APP研发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孙述学:《现代汉语词典》被奉为圭臬,权威性和规范性极强;APP是数字产品,使用载体环境复杂,如何准确地传承传播纸质产品的权威规范内容,是一项难度较高的工作;如何充分发挥数字产品的优势,让语文的辞书由查检工具向学习工具转变,由图书向内容转变,产品向服务转变,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都是很困难的。

  北青报:你们预计《现代汉语词典》APP用户是哪些人群?

  孙述学:社会各界读者都可能是我们的读者和用户,尤其是中小学老师、学生及其家长;对语言文字要求更高的读者,如编辑、记者、科研工作者、公务员等。

  北青报:纸质版的用户是哪些人群?能否通过APP的一些特别的功能吸引除了纸质版用户之外的人呢?

  孙述学:纸质版也是这些读者,读者可以根据不同的使用场景、不同的时间使用选择适合自己的版本;因为更便捷,提供了更多的服务和功能,应该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读者购买。

  北青报:《新华字典》APP的研发给了你们什么经验或者教训?

  北青报:关于定价,目前《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APP定价98元,定价方面是如何考虑的?

  孙述学:定价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无论纸质版还是APP版的,我们都在努力让读者和用户以最低的价格使用到更高品质、更具附加值的权威工具书。

  北青报:今天辞书需要互联网,那么互联网需要辞书吗?

  孙述学:太需要了!通过搜索引擎勾连起来的互联网世界,是一个庞大的知识库,或许也可以视作一部辞书。虽然丰富无比,但也杂乱无比。即使是去查询规模小一些的网络百科,由于“开放编纂”,出于众手的百科词条,也会让你遇到真伪莫辨的难题。当你输入一个关键词,得到成千上万个结果,逐一阅读、辨别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有时会让你觉得,还不如去查检一部权威、科学、规范的纸质辞书。

  互联网给人的太多,使用者有选择的困难;辞书给人们更精准的知识,让人们获取知识更有效率。

  北青报:当《现代汉语词典》APP即将上线的消息传来时,也会有一些反馈,比如大家少有感到“惊喜”,倒是有人觉得它数字化的步子有些慢,对此您怎么看?

  孙述学:《现代汉语词典》APP用网友的话说,“千呼万唤始出来”。其实,商务印书馆在《新华字典》APP刚一发布,就开始《现代汉语词典》APP的研发,整体过程比较顺利。只是《现代汉语词典》的地位比较特殊,在开发完成后,商务印书馆又花了大量的时间精雕细琢。奉献给大家的《现代汉语词典》APP的功用比较多,我们希望大家在使用的过程中逐渐发现惊喜,以后不停的迭代更新也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新华字典》APP、《现代汉语词典》APP只是商务印书馆工具书知识服务的起点,只是商务印书馆辞书融合出版的一部分,我们还有很多工具书以及基于工具书的语言文字知识服务近期将要陆续推出,还希望大家密切关注。

  北青报:说到词典APP和搜索引擎的区别,很多读者会问,明明有搜索引擎,为什么还要专门安装词典APP?

  孙述学:由权威出版社出版的权威辞书的APP,比搜索引擎更权威、更专业、更有趣、更成体系,更适合广大师生、家长、学者、编辑记者、公务员等要求更高的读者使用。

  孙述学:不可否认,在线词典平台是词典的一种形式。最关键的是谁在提供内容、提供的内容是什么。《现汉》APP版除了提供《现代汉语词典》的内容外,整合了其他常用工具书、数据库、图书的资源,增加了功能模块,还有诸多人工智能的运用,这款APP不仅仅是一款工具书软件,而是提供知识服务了。